背景:
阅读文章

『雨生百谷』说

[日期:2014-04-30] 来源:作者投稿  作者:张海法 [字体: ]

『雨生百谷』说


张海法

 

谷雨在二十四节气歌中“春雨惊春清谷天”排在春天节气的第六位,是春天的最后一个节气。过了谷雨就转入炎热的夏季了。

如果我们仔细来看这个节气歌,就会发现春天是多么的像一出折子戏:立春是序幕,雨水是开始,惊蛰是发展,春分是高潮,清明是“节气”与“节日”唯一重合的节日,谷雨是尾声。但尾声并不代表春天就此落幕。徐徐吹拂的春风,潺潺流淌的溪水,润物无声的细雨,惊醒万物的春雷,大地上由淡到浓的颜色,花间嬉戏的人群,翩翩起舞的小鸟,田野里拔节的庄稼,柳丝串成的绿线,悠悠飘扬的歌声——都是大自然在春天舞台上的精彩表演。

“谷雨”这个节气中的“谷”字,并不是人们常说的山谷的意思,而是指谷子。谷子书面的称谓叫“粟”,古代也称“禾”,属于常说的五谷(粟、麦、稻、黍、菽)之一。春天里,厚实的土地让谷种吸足了水分,开始安然生长。那浓浓的绿色,滋润着行走在田野里的人,让他们把所有的梦想寄托在田地里。青青的谷禾,让站立在田野里期待的人,充满了艰辛的诗意。庄稼的生长依赖雨水,庄稼与雨水密不可分。不管是“谷雨前,好种棉”、“谷雨不种花,心头像蟹爬”之类世代相传的谚语,还是“清明后十五日,斗指辰,为谷雨,三月中,言雨生百谷清净明洁也”的记载,都可以看出,谷雨这个节气围绕着“雨”这个中心。这时天气温和,雨水明显增多,对谷类作物的生长发育关系很大。雨水适量有利于越冬作物的返青拔节和春播作物的播种出苗,古代所谓“雨生百谷”,反映了“谷雨”的现代农业气候意义。

谷雨时节太阳到达黄经30°,正值人间四月天。谷雨时的春光,极尽妖娆。人间四月仍如盛装而出的女子,无边春色惹人醉,有着说不尽,道不完的妖娆。地面上青草茸茸,有婆婆纳紫花地丁蒲公英缀于其间,与其呼应,像是母亲随口哼出的摇篮曲,甜美而温馨。这些花开得不紧不慢,孩童般稚气,白日在开,夜晚也在开,花无眠呵,春无眠,它们自顾自地开着,竭尽全力把春光演绎到最后。墙头紫藤,枯瘦的藤上因为挂上了淡紫的花束,在旧墙之上犹如一幅水墨画;而它的近邻玉兰花,早就谢尽满树白花,总疑心那些花朵化作白鸽在某一个夜晚飞走了。那么一场盛放,数以百计的花朵被数以千计的叶子所取代,一切进行得毫无声息,新叶胜花,它们才是下一个季节的主角。

宋代大诗人苏轼有诗云:“白云峰下两旗新,腻绿长鲜谷雨春。”茶煎谷雨春,古人青睐雨前茶。谷雨茶也就是雨前茶,是谷雨时节采制的春茶,又叫二春茶。茶农们那天采摘来做好的茶都是留起来自己喝或用作来招待客人,他们在泡茶给你喝的时候,会颇为炫耀地对客人说,这是谷雨那天做的茶。言下之意,只有贵客来了才会拿出来给你喝。

过了谷雨,春天也就过去了。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是一年的开始,耽误不起,该耕的地要耕,该种的庄稼要种,该施的肥要施,该锄的草要锄,一切都要赶早,万不可荒芜岁月,耽误季节。不然的话可要误了一春错一年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