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文章

夏日赏荷

[日期:2007-06-12] 来源:读者投稿  作者:李盛仙 [字体: ]

夏日赏荷

李盛仙

春游芳草地,夏赏绿荷池。“莲花池畔暑风凉”。炎炎夏日,正是荷花盛开的季节。此时,若漫步在叠绿堆翠的荷塘边,映入眼帘的是一朵朵玉蕾吐艳的花朵,粉荷垂露,盈盈欲滴;白荷带雨,皎皎无瑕;怒放的,嫩蕊摇黄;含苞的,娇羞欲语。再加上绿盖叠翠,青盘滚珠,好一幅迷人的景色。

列为中国十大名花之一的荷花,有着菡萏、芙蓉、莲花、泽芝、芙蕖、水芸等几十个芳名,历来备受国人的宠爱。南朝梁太子萧统爱它“艳如越女之腮”,元代全才赵孟爱它“仙风道骨”,写下千古名篇《爱莲说》的周敦颐爱它“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曹植在《芙蓉赋》里甚至推之为群芳之首,元稹为“种藕百余根”而赋诗,白居易对“菡萏三百茎”而长歌,苏辙因“庭有三尺盆”而备加珍爱,连那位一生淡泊的唐代诗人李群玉也免不了对“田田八九叶”而欣喜。

观赏荷花确是一桩赏心乐事。看荷花又因意境不同而有不同的情趣。在阳光下看,它妩媚灿烂:“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月光里看,它清影娇倚:“凌波轻弄锦焦浮”;风中看,它绿波翻腾,清香四溢:“风来香气远”、“荷风送香气”;雨后看,它碧碗倾摇,银珠欢跳:“荷盘敲雨珠千颗”、“雨过清香发”……无论是什么时候,也不管大自然如何变幻,它总能展示一幅优美的画卷,使人心旷神怡。

荷花,素有“花中君子”的雅称,它的高洁、无邪,千百年来为人们所喜爱,历代骚人墨客多有吟咏。在诗人名家们的笔下,被赋于了各不相同的性格。沈约相中了它的孤高,说:“池中所以绿,待我放红光。”崔橹看到的是“荷塘半日染来红,瘦尽金石昨夜风”的憔悴;温飞卿赞美它“三秋庭绿尽迎香,唯有荷花守红死”的骨气;李白觉得它好玩,“攀荷弄其珠,荡漾不成圆”;李商隐感悟它率直,“唯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白居易为它的周边环境不洁而不平:“下有青泥污,馨香无不全,上有红尘扑,颜色不得鲜”。

诚然,赏荷的情趣是人们主观意念的反映。在我国的古典文学里有两篇著名的赏荷文章。一篇是宋代周敦颐的《爱莲说》;另一篇是清代李渔的《芙蕖》。两文各赋予荷花以不同的风格。在周敦颐文章里,把荷花刻画成“君子”,这位“君子”除了有亭亭玉立的外在风貌,尤其可贵的是出淤泥而不染,不蔓不枝,心中通达而个性正直。一位洁身自好、孤傲、清高、正直的知识分子的形象跃然纸上,但这只是一位独善其身的“君子”。而李渔笔下的荷花却充满着奉献的精神,荷花从卷卷小叶出水之日起,到花开茂盛之时,历经夏秋两季,美化人类的环境,使人赏心悦目。即使是秋深了,花也谢了,它还要结出莲蓬供人们继续观赏,不到白露为霜的时候它是不会休息的,并且还要把莲实和藕节贡献给人们。就是到了它的最后时候,霜中的败叶也要供人们包裹食品之用。两文前者文采好,后者立意高。   

正因为上述种种,在百花姐妹中,我独钟情于莲荷。我爱在六月之夏,去荷塘畔徜徉流连,去观赏莲荷。莲或粉红,或玉白,从碧波中婷婷擎出水面,迎风婆娑,轻盈袅娜,有如凌波仙子般娇美。它粉面含春,清丽放爽,郁香弥远,盈人衣袖,常令我心醉神怡,快意无涯!我还喜欢倾听那湖面传来的咿呀桨声,潺潺水声,尤其是那船擦荷叶的沙沙声,姑娘们莺莺燕燕的啭语声,那就是最动听的“莲之曲”。此时此刻,我就会领略到“艳影清漪”的诗情画意。

眼下正是赏荷的佳时良辰,憩息在荷塘树荫下,放眼荷塘,那一枝枝翠莲婷婷玉立,红妆少女似的荷花露出笑靥,正在欢迎君前来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