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文章

福生于淡泊

[日期:2014-04-30] 来源:作者投稿  作者:伍弱文 [字体: ]

生于淡泊

■ 伍弱文

 

时间过得真快,来不及感叹,很多的日子便从指缝间溜过去了。直面时间的无情流逝,我们有说不出的惶恐,感叹时间似水。回首流年碎影,能回忆起一些什么呢?我们是否满足淡泊的生活呢?那棵沐浴着春光却一夜间被暴雨冲倒的绿树?那一种在北京的会场上发言的微微激动?一切的一切,没有了痕迹,只在自己的心里,依然刻着深深的印。

记得那一天在郊外潮白河畔看白云,那一朵白云飘过,轻轻地擦过树尖,轻如棉絮,是不是梦境中多次飘浮的那一朵呢?看,那一朵云又过来了,我多想掬起这一朵白云,洗去心灵的沧桑,还我童真;我多想化为蓝蓝的天空,接受这云的柔软抚慰。平常,我们从一辆车钻进另一辆车,我们从地铁的这头钻到那头,我们太多地关心工作,关心人事,永远是拥挤而忙碌的心情,我们只能偶尔从街道的上空窥视一下天空的缝隙。于是,我们和天空有了隔阂,我们的悠闲,我们的如云一样的自由心情,成了奢侈。我们错过的太多,是因为我们选择的太多,我们生活得越来越累心。何不安心地多看一会儿云呢?其实,心生双翅,像云一样淡泊地飞,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还记得那次繁花散尽,绿色的臭椿树在我的视野里招展。我看见一群羊在潮白河岸上吃草,牧羊人看护着羊群。河里,也有一群羊浮在沙上,浮在星星点点的绿草上,也许多年没流过水了,说是河,其实不过是一个长长的沙滩。没有水的河,总是少了一种滋润,总是有一种缺失。一路上,几乎没有水洼,到处都是干的,沿河岸走着,脚下时不时腾起一股泥土扬起的微尘。天有点朦朦的,一直到尽头,让人涌起一种“天朦朦,野茫茫”的感觉。好在四周空气很新鲜,也很宁静,静得听见蜜蜂在臭椿树间扇动翅膀的声音。好久,才听见一只咕咕鸟的啼鸣,从远处的树林间传来。我逃离都市的喧哗,喜欢这里宁静的感觉,我甚至想在附近的某个地方,买一点地皮,建一个小房子,然后深居简出。远远地望去,京承公路桥如一架长长的钢琴,上面一辆油罐车正在急匆匆地驶过,转眼不见了踪影,桥上依然空空的,一层看不见的薄雾在天地的尽头弥漫,天尽头的那些绵绵的青山也隐入了雾中。实在累了,我放下所有的负累,抛开所有的烦恼,坐在了路边,任微风轻轻从我身边走过。哪一天,我也做一个淡泊的牧羊人?还有在过去的某些日子里,我喜欢站在水中,听河水哗啦啦,海水亦然。云踪浪迹,又何尝不是在追随时间的脚步呢。忙碌的背影里,一个个平凡的日子如水滑过圆滑的卵石,悄无声息。有梦的晚上,我会站在时间的前面,让人生飞驰。

或许,最终的成功,七分靠打拼,三分靠天命。命运不能强求,该得到的总会得到。在我的人生历程中,在关键时候总是天降机缘。前不久的一次聚会上,有朋友问:“你那么好的运气,是不是出生的时候有异兆,比如红光绕室,比如有飞龙出现……”我说:“没有啊,我生下来的时候是一个连胞衣一起生下来的肉球,接生员说一定是一个死胎,差点被丢掉。我母亲死活不肯丢,接生员只好剪开胞衣,发现我竟然还活着。”如果我母亲不坚持,或者接生员再固执一点,我可能当时就没命了。有些人生的际遇,说不清道不明。生活,很多的时候充满着由命不由人的悲欢,淡泊一点,也许会独得机遇,即使很艰难的时候,都不要放弃希望。从某个角度来说,我这些年峰回路转,淡泊中有惊喜,我的事业也持续上升。很多的机遇不期而至,我确定,只要我一直努力着,没有什么可惋惜的。在过往的日子里,我清晨都要理一理工作思路,这一天做了什么,明天要怎样做。尽管人生的结果不操纵在自己手里,但毕竟,努力了,结局如何,都不后悔。人生的道路上,我相信努力和付出,相信汗水和执着。

福生于淡泊,乐生于健康。窗外的阳光很柔和,风也停了许久。有时,生活的繁华褪尽后,却复又鲜花盛开,谁能说得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