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文章

玩味 鸟语

[日期:2014-04-30] 来源:作者投稿  作者:李盛仙 [字体: ]

玩味

■ 李盛仙

 

春风吹过,正是鸟鸣时节,啾啾唧唧,牙牙呖呖,或如钟磬,或如笙篁,或如风动芦苇、雨打芭蕉,或如青草地淙淙流淌的小溪,或如轻风微拂池面荡起的涟漪,撩起人心醉神迷,有种说不出的舒畅。

鸟类不仅以其优美的体态惹人喜爱,而且那悦耳动听的鸣叫声,给人们的生活增添了无限的情趣。尤其是在草木葱绿、百花怒放的春天,那真是“翻飞多好鸟,婉转弄芳辰”。

春鸟最美啭啼时。鸟语是世间最美的语言。百鸟的鸣声是多种多样的,布谷的悠扬、喜鹊的明快、斑鸠的响亮、杜鹃的婉转回绵、金丝雀的圆润甜美、画眉的明丽豪放、百灵的雍容多姿……几乎每只鸟都是一位天才的音乐家,几乎每一只鸟都是一首会飞的歌,只要你用心去聆听,只要你用心去应和。那歌声有时如行云流水,舒缓流畅,让人忘却所有的烦忧;有时如轻吟慢唱,一唱三咏,道不尽的缠绵悱恻;有时它清脆玲珑,如珠玉滚落;有时它嘈嘈切切,如夜半私语;有时它如甜蜜情侣,呶呶哝哝……

鸟鸣声是鸟王国交流信息与情感的语言。每只鸟的家庭都有着自己的“方言”,觅食、自卫、求援、求偶等一系列活动,用的是不同的歌声,有淳厚亮丽的“民歌”,也有带着花腔的“美声”,全是真嗓子,没有一个是假唱。它们时而独啼,时而合鸣,时而重唱,升沉转合、高低错落,如风摇银铃,如玉盘弄珠,那么清亮,那么悦耳。细听去,鸟儿们好像在对歌,好像在交谈,又好像在嬉闹,欢乐无比,一派天趣。一个个音符在树梢蹦跳,一支支旋律在林间滑动。一个声音从近处突然间滑向远方,另一个声音又突然间从远处降临窗前。一个声音乍起,无数个声音应和。再看去,有的向天而歌,清俊潇洒;有的轻抒低吟,柔媚俏丽;有的倚枝而鸣,端庄秀丽;有的边翔边唱,一派青春风采。所有的声音都珠圆玉润,韵味悠然。

鸟的鸣声各有千秋。柳雷鸟的鸣声似狗叫;田鹬在空中飞行时发出的叫像羊咩;铃鸟叫像清脆嘹亮的银铃声;鸟鸫全身羽毛浑黑,唯嘴鲜黄,貌不惊人,却是鸟类中的“口技家”;鸣声高昂宏亮,而且善于模仿其它禽鸟的鸣叫声,被誉为“笙簧百啭音韵多”的百灵鸟。鸟中歌手画眉,银铃般的嗓子人听人爱,平素唱着过日子,一旦受惊扰,便吓成哑巴了。黄鹂觅食“嘎、嘎”苦叫,求偶吟唱“快、快”,遇难哀鸣“啊、啊”。怎不叫人顿生恻隐!

人境何尝无鸟声?动物园的鸣禽馆里的,养鸟人的笼子里的,虽然都叫得好听,但总觉得嘈杂、急切,并隐含着某种悲哀。真正的鸟鸣,像花朵一样绚烂,像微风一样和煦,像清泉的流淌一样随意而质朴。真正的鸟鸣,自由、超脱、清丽、丰盈、滋润,犹如管弦合奏,犹如笙箫共鸣,抑或高歌,抑或低诉,抑或絮叨,抑或呢喃,层次丰富,韵味深长,像诗歌,也像散文。

听鸟声的最佳季节是在和风细雨的春天,最佳时间是在晨光熹微的早上,而最佳状态却是在似醒非醒之中。在这种状态中听鸟声,氛围是朦胧的,意境是飘渺的,往往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有时候只听一只鸟的啼声,嘤嘤作韵,听着听着,便会觉得它不是鸟声,而是一抹清澈的山泉从绝壁上细细洒落,发出一串响声。有时听到许多鸟的啼声,轻重高地,千声百啭,听着听着,也会觉得它不是一群鸟声,而是一斛晶莹的明珠,同时散落在玉盘之中。直至似醒非醒的状态被彻底唤醒后,才知自己还在床上,此时想起孟浩然“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的清新小诗来,更觉得春意盎然,情趣无穷。

春天,是鸟儿最欢乐的岁月,也是它们一展歌喉的黄金季节,让我们到户外去聆听鸟鸣,玩味鸟语,鸟语是世界上最动听的歌声,令人耳悦又心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