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文章

一代宗师刘完素及其内丹理论

[日期:2013-02-28] 来源:作者投稿  作者:马孟昌 [字体: ]

一代宗师刘完素及其内丹理论


马孟昌

 

刘完素(约公元1120~1200年),字守真,自号通玄处士,金代著名医学家、气功养生家。其出生地已无从考证,后居住于河间(今河北省河间市),故又称刘河间。刘完素一生潜心于医学、气功养生学之研究,开医学、气功之新风。他医技绝伦,以医名世,著作甚丰,时人奉为“神医”。著有《素问玄机原病式》、《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伤寒直格》、《伤寒标本心法类萃》、《宣明论方》等书传世,与马宗素所撰《伤寒医鉴》合称为《河间六书》。刘完素在医学方面重视《内经》理论,并有所发挥,他根据当时疾病流行、医者多用辛燥法治疗无效等情况,提出火热为导致多种症候之原因(“六气皆从火化”),总结了热性病之治疗原则,提出辛凉解表和泻热养阴之疗法,独树一帜,被后世称为寒凉派之倡导者,并为明清两代温热学派之形成奠定了基础,对于后世医学之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位居“金元四大家”之首。

刘完素在医学界颇负盛名,其对于中国传统医学之贡献,妇孺皆知。然而他又崇尚道家,倡导气功养生之术,颇有建树。他熔医、道养生术于一炉,开医学气功之先河,从而大大丰富了中国传统的内丹理论(即气功理论)宝库,对后世气功养生学之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堪称为继唐代医学家、气功养生家孙思邈之后的又一代医学气功宗师。

刘完素所处之南宋、金朝时代,道教的发展经过了隋、唐、五代、北宋的繁荣以后,进入了鼎盛时期,这主要是由于封建帝王为了利用宗教巩固其统治以及满足他们长生成仙、享受富贵的欲望而大加扶持和提倡的结果。处在这样的时代,刘完素的思想难免不受时尚之影响。可以说,刘完素的一生是修道和业医的一生,其自号通玄处士,便可以说明其情趣志向之所在,其家乡河北河间刘守村(刘完素字守真,居住于此,故称刘守村,每年均有纪念刘守真的庙会)一带亦传说其为道门人物,在他的墓碑上刻有“重修妙道明医刘守真祠碑”等字,确是对其一生的最好概括,其墓还为八角形,与八卦相应。据《河间县志》记载:金·章宗(公元1190~1208)曾三次征召刘完素,刘皆坚辞不就,因而章宗赐号“高尚先生”。章宗乃历史上有名的尊玄重道之人,酷好与道门人士交往,《遗山文集》中就记载了章宗征请道士袁从方、李大方、党世杰、赵文孺、王子端等人的事迹。因此,章宗请刘完素不仅因为其医术精湛,更仰慕其道名之高。另外,刘完素在他的医学著作中也经常涉及道教的内丹理论,从而使其成为“河间学说”的重要组成部分,如在他的《素问玄机原病式》中,就六次引用了道教著作,而在《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中,则列有专门的“原道论”篇。

刘完素的内丹理论,受唐末、宋初著名气功家陈抟、北宋著名气功家张伯端等人的影响较大,主张性命双修,他说:“万亿之书,故以水为命,以火为性”,“是以主性命者在乎人,去性命者亦在乎人,养性命者亦在乎人”。强调人的主观能力在气功修炼过程中的决定性作用。因为内丹理论之实质是炼养精、气、神,三者合而为一之学说,其中客观条件,如药物、火候等皆为体内现成之品,因而能否达到炼神还虚、归根复命之境地,主要看个人的努力。所以他得出的结论是“修短寿夭,皆自认为”。

在气功修炼过程中,刘完素主张先修命,后修性,循序渐进。他说:“故保而养之,初不离于形、气、精、神,及其至也,可以通神明之出。神明之出,皆在于心。”这里所说之“初”与“至”,就是指气功修炼的两个阶段,所谓“通神明之出”,是指“炼神还虚”的最高境界。然而,对于精神修炼从筑基开始就有所要求,并贯穿始终。刘完素之“先命后性”修炼次序不过是说在练功的各个阶段中分有主次而已。

在精、气、神的修炼过程中,刘完素强调元气的重要性。他说:“是知形者生之舍也,气者生之元也,神者生之制也。形以气充,气耗则病,神依气位,气纳神存”。他认为气是形神之根本,修炼内丹的过程也就是形神合一之过程,其间练气是贯穿始终的。所以,他概括修炼内丹的过程为“呼吸元气,合一自然”。

刘完素特别重视心、肾两脏在内丹修炼过程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他认为:心为君主之官,出神志,为性功用意之处;肾为作强之官,主藏精,为命功着力之所在。在气功修炼过程中要不断地坎离交垢,水火既济,即心肾相交,由后天复归先天,此称之为“结圣胎”。所以他说:“夫一身之间,心居而守正,肾下而立始”。由于心肾两脏之地位如此重要,所以对此他提出了相应的保健措施,他说:“精神之居,此宫不可太劳,亦不可太竭。故精太劳则竭,其居在肾,可以专啬之也;神太用则劳,其脏在心,静以养之,唯精专然后可以内守。”指出对于肾精要刻意固护,闭塞精关,对心神则需以“静”养之,无欲无求,精神内守,只有这样才能达到精足神旺、延年益寿之目的。

刘完素把人体之气视为养生之一大要素,指出:“夫气者,形之主,神之母。”如何充养真气呢?“夫养真气之法,饮食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无令损害,阴阳平和,自有益矣”。并提出了具体的练功之法,采用“吹嘘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伸,导引按跷”之法“调其气也”;采用“平气定息,握固凝想,神宫内视”之法“守其气也”;采用“法则天地,顺理阴阳,交媾坎离,既济水火”之法“交其气也”。并辅以五常:“天鼓宜常鸣,形欲常鉴,津欲常咽,体欲常运,食欲常少”之修养,“则可以固形,可以全生,此皆修真之要也”。

总之,刘完素的养生思想是重视神、精、气、形之调节,认为神藏于心,宜静以养之;精藏于肾,宜专啬之;气充于全身,宜调其通塞;形为生之舍,宜充而养之。还提出了起居调其神,节欲保其精,气功调其气,饮食养其形等措施。刘完素所创之内丹理论及气功修炼之法,至今仍为气功养生者所推崇,为人类的健康起着积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