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文章

中国古代妇女养颜秘方

[日期:2013-02-28] 来源:作者投稿  作者:欧阳军 [字体: ]

中国古代妇女

            养颜秘方

欧阳军

 

女性皮肤以白嫩为美,数千年来有不少赞颂的诗文,《诗经·卫风·硕人》篇里,形容卫庄公美丽的夫人庄姜:“手如柔荑,肤如凝脂。”战国时楚国诗人宋玉在《登徒子好色赋》序中,形容他家东邻的美女是:“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唐末诗人韦庄《菩萨蛮·江南好》诗也有:“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以上用“凝脂”、“白雪”、“凝霜雪”来赞赏妇女白嫩肌肤之美。除此之外,更觉是用白玉形容女性莹洁光润的肌肤美。晋人王嘉在《拾遗记》里,形容三国刘备的夫人“玉质柔肌”。唐朝诗人王维也在《洛阳女儿》七言古诗里,形容春秋时越国美女西施:“谁怜越女颜如玉,贫贱江头自浣纱。”这个典故沿至后世人们遂以“书中自有颜如玉”作为对读书人奋发向上的劝勉之词。

玉虽白洁,而质硬,用来形容女性如柔荑的肌肤并不十分贴切。所以唐朝以后的诗人,更用软玉来描绘美女,元人三实甫在《西厢记》中,借张生之口形容崔莺莺说:“软玉温香抱满怀。”可谓对女性肌肤最为绝妙之颂赞了。

对于天生就皮肤白嫩的妇女来说,如何保持长久美丽不衰;对于天生皮肤粗黑的妇女来说,如何改变不美的皮肤?化妆,我国古代对于保养、化妆和改善皮肤研制了许多秘方。

据《千金美容方》记载,最早研制美容秘方始于南朝陈后主,陈后主的贵妃张丽华以她的美貌惊世,她使用的面膏秘方,传说来自神仙西王母的《枕中方》。此面膏所用药物鸡蛋一枚,丹砂二两,调制方法:鸡蛋为新生为好,在蛋上开一小孔,去黄留清,装入丹砂细末,然后,用蜡封固小孔随同其他待孵的鸡蛋一同放到窝中,让母鸡孵化,母鸡最好挑选羽毛纯白无杂色的,等到小雏鸡出来,就可取用,使用此药膏涂面,可使脸色白里透红、光滑润泽,不但黑斑黑晕之类可以一扫而光,而且皮肤宽松的现象也能得到改善。此方所用的二药,各有妙用。朱砂《名医别录》说有“益精神,悦泽人面”之效,鸡蛋清,《本草纲目》说能“鸡子令皮肤光滑,丹砂发红色”。两者配调剂,相得益彰。这种面膏流传到明代,有人作了一些变通,即不用朱砂,改用金花胭脂及囟砂少许,其他一如既往。涂搽这种变通后的面膏,能使脸面容光焕发,即使洗搽也经外不退,因而又有“尘年红”之美称。这个方剂虽然可以变通,但鸡蛋清这一主药却不能更换,清代的慈禧太后对它更是十分信赖,她每晚用膳之后,便要用鸡蛋清搽脸上的皱纹。她之所以能如此不厌其烦,因为她深信这种方法是能够退皱展皱的妙药。

唐代的天后武则天,是我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女皇帝,她不仅天生丽质,而且善于保养。她用来美容的秘方名曰《天后炼益母草泽面方》。益母草种子又名荒蔚,是天生的美容良药。唐代陈藏器《本草拾遗》记载,益母草“入面药令人光泽,治粉刺”。此秘方的调制,要求在农历五月五日端午这一天收采全株益母草,并且不能稍带泥土,否则即无效验。将益母草晒干研细过筛,加入适量的面粉和水,调和成团,捏成鸡蛋大小,再晒干,然后用一个泥炉子,底层铺炭,中间置药,上面再覆盖一层炭,点火煅制。武火烧约一顿饭的时间,接着改用文火,这时火力切不可过猛,否则药变黄黑,用之无效,只有用文火慢煨,才会色白细腻,堪称上乘。大约一昼夜后,把药取出,凉透,瓷钵研细末,过筛再研,越细越好,用瓷罐或玻璃瓶收贮,勿使受潮。使用时要加进滑石粉与胭脂调匀,每日早晚用来擦洗脸面、双手。使用此药后,皮肤就会逐渐滑润柔软,十多天后即显得与众不同,一个月后红艳光泽,他人更无法相比了。如长期连续使用,那么四五十岁的妇女就会像十五六岁的姑娘一样显得年轻。由于武则天长期使用这一秘方美容,因此她到了八十高龄,仍保持着美丽的容貌,无怪乎《新唐书·则天顺圣武皇后纪》上说她“虽春秋高,善自涂泽,虽左右不悟其衰”。

太平公主因为“沉敏多权略”,所以是武则天最宠爱的女儿。她生得相貌娇艳,《新唐书》说她“方额广颐”,不难令人想起当时著名画家周仿《簪花仕女图》中典型的唐代贵妇人形象。他所用的美容面药,不但可以使面容白净,而且对其他部位也同样有效,名曰“太平公主面药”。这个面药秘方的组成药物,三月三日取桃花,七月七日取乌骨鸡血。据说此面药使用“二三日后,令面脱白如雪,身光白如素”。调制的方法:将桃花为末(阴干备用),与乌骨鸡血调和。这个秘方中的桃花,盛开在春天,美丽娇艳,无与伦比,能赢得古今多少文人雅士的赞叹,并非偶然。《诗经》上的千古名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至今仍传诵不衰。《神农本草经》上说桃花能“悦泽人面”,令人好颜色。《初学记》记载,北齐崔氏用桃花与白雪给女儿洗脸,认为可以“令面妍华光悦”。《千金方》则用桃花阴干研末或浸酒服,能“令人面洁悦泽,颜色红润”。《本草拾遗》记载,乌骨鸡血是治皮肤病的良药。这两种药物配合起来,不仅使许多皮肤病得到预防和治疗,而且可以促进皮肤的新陈代谢,皮肤得到充分的营养,就会变得洁白润泽起来。

杨贵妃名玉环,《旧唐书》上说她姿色绝代,并且通晓音律,能歌善舞。她千方百计地讨取唐玄宗的欢心。《长恨歌传》说她“治其容,敏其词,婉变万态,以中上意”。白居易有诗云:“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杨贵妃的美貌,与她的立于不败之地修饰美容不无关系,红玉膏就是她所用“增色”的秘方。方中杏仁,富含脂液,能够润泽皮肤,通利血络,将它烧黑研膏,涂抹治身面赘疮。《食疗本草》说用杏仁捣烂调鸡蛋清,可涂治面黑不净。这说明它不仅可以营养皮肤,而且能够治疗皮肤病。方中轻粉,由水银加工制成,以色白如雪,轻盈可爱得名。它善于治疗皮肤疱癣,使皮肤洁白细腻。滑石粉极爽滑,擅长利窍。《本草纲目》载它:“上能利毛腠之窍,下能利精溺之窍。”毛腠得到疏利,则杏仁的润肤作用、轻粉的去垢作用,都可以得到充分的发挥,以上三种药物研末合在一起,蒸过后加少许龙脑(冰片)与麝香,不但能使药物芳香宜人,而且龙脑可“主风庖黯干”(《海药本草》)。麝香可“去面斑”(《名医别录》),更增强了美容作用。选择鸡蛋清调敷,真是匠心别具,因为它可以作粘附剂,又是一味“去黯干皱庖,令人悦色”的美容良药(《本草纲目》)。清代的慈禧太后也天天用它涂面部消皱纹。这个方剂配合巧妙、功效显著,为杨贵妃的姿色增添了不少光彩,真不愧是宝贵的宫庭秘方。

永和公主的“药澡豆”,也是唐代保养皮肤的宫庭秘方。永和公主是唐德宗的女儿,她所用来保养皮肤的澡豆方,是古代专供洗涤使用的一种粉剂,以豆粉为主,配合各种药物而成。澡豆的主要功效是皮肤光滑润泽和预防皮肤疾患。这个方剂选用的药物有:白芷、白芨、桃仁、杏仁、鹿角胶、白蜜、糯米粉、大豆面,都具有润泽肌肤的作用;白芨、白术、白附子、白茯苓、皂荚,都具有消退黑色斑块及粉刺等作用;麝香、白酒则有增芳香、行药势的作用。以上诸药配合,皮肤疾病能得到预防和治疗,肌肤又能得到滋润,自然白嫩,细腻光滑而富有弹性,方中使用的大豆面,以黑大豆为最佳。

“金国宫女八白散”,由白芨、白芷、白僵蚕、白附子、白蒺藜、白茯苓、白丑、白丁香等药组成,是著名的金章完颜憬宫中宫女洗面方,因方中八种主要药物的名称的第一个字都是“白”字,所以称为“八白散”,同时还含有使脸面洁白光泽的意思。常用八白散洗脸,对美容和面部保养大有好处。方中的白芨、白芷,均为美容要药,白芨能滋养肌肤、除浊滞,擅长治疗“面上斑庖”,令人肌滑(《药性论》)。对于它的药理作用,清代名医徐灵胎有一段精辟的解释说它,“体质滑润,又极粘腻,入于筋骨之中,能柔和滋养,与正气相调,则微邪自退也”(《神农本草经百种录》)。所谓“筋骨”即含“肌肤”在内;所谓“微邪”,则包括了上面所说的皮肤病。白芷气味芳香,《神农本草经》上明确指出,它能“长肌肤,润泽颜色,可作面脂”,《日华子本草》更补充说:“除面黯庇瘢。”由于它具有良好的保健除疾作用,因而更是美容方药中的佼佼者。白僵蚕与白附子都具有祛风化痰之功用。前者《神农本草经》载:“灭黑斑令人色好”,后者《名医别录》上说主治百病,行药势。白蒺藜与白茯苓都具有除疾灭瘢作用。前者《圣惠方》配山桅子治皮肤癜痕,《孙真人仿忌》单用治白癜风等;后者《集验方》用除面黑雀斑,养生家则服食以求驻颜。牵牛花的种子有黑白两种,都可以药用,本方需要的是白的那一种,也叫“白丑”。《本草正义》中说:“此物甚滑,通泄是其专长。”因此,对于黑斑、雀斑或粉刺等气血失于流畅所导致的疾病,可以起到“通泄”的作用,使积滞得以流通,积浊可以排泄,其病自愈。同时由于本品性“滑”,因而又润泽肌肤,起到保护作用。白丁香是麻雀的粪便,一般以雄屎效果好,它具有化积消翳作用;《日用本草》说它能去面部雀斑、粉刺。再加上皂角的滑润,绿豆的爽利作辅佐,配伍精当,功效是不言而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