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文章

当代老年人需要“心理支援”

[日期:2013-02-28] 来源:作者投稿  作者:刘祖春 [字体: ]

当代老年人需要“心理支援”

    ——老年人几种不良心理透视

刘祖春

 

 

面对新世纪,他们怎么了?

面对新世纪,不少老年人是生活的积极进取者,他们精神焕发、老当益壮、老有所为。然而,在银发族中我们也看到了另一种景致。他们或是精神上的孤独者;或是生活中的寂寞群落;他们似乎对晚年生活失去了信心,用愁苦和孤寂的心境打发那些无趣无聊的日子,对周围的一切不再抱有任何兴趣和热情,整日独坐窗前,用呆滞的目光送走一个个日落黄昏;他们经常感到失落,用愤怒或无助的目光去打量周围的生活;他们常常怨天尤人,经常用记忆中的往事来对付并企图打败他看不惯、不理解的现实;他们常常想法怪异、行为失常,同生活“叫板”、和老伴儿“较劲”、同子女“冲突”;他们逃避现实,怀疑一切,悲观绝望甚至会想到自杀……

老伴儿说:他(她)变了。

子女们说:人老了真可怕。

他们这是怎么了?

老年心理学家说:他们存在着心理疾患。

专家指出:随着人口老龄化的进程,老年人的心理健康问题日益突出。由于老年人属于相对弱势群体,他们的心理疾患又常具有隐蔽性、持续性特点,容易成为精神障碍的诱因,因此,关注老年人的心理问题刻不容缓。

角色失范”后的退休综合症

老陈做梦也没有想到,退休后生活会如此“度日如年”。说起来老陈以前也没有什么爱好,下班看看电视而已。退休后,他也曾如此这般地打发过时光,但一整天看下来,只感到头昏眼花,腰酸背疼,连腿都抬不起来。现在,老陈真不知道该如何打发这大段的时间,真是日混三餐,夜度一宿,浑浑噩噩,无所事事。老伴儿让他去打打拳,散散步,但老陈既打不起精神,也提不起兴趣。就这样,退休前好端端的一个人,退休后,身体反而日渐衰弱,脾气也变得古怪起来,不是唉声叹气,就是大发雷霆。

老张也是在退休之后才发觉,赋闲的日子并不“好过”。自从退了休,不但精神不好,身体也每况愈下,仅仅半年多的时间,原来身板硬、腿脚灵的老张就变得老态龙钟,整天不是头疼就是脑热,走路时总想弯着腰。原来紧张有序的生活没有了,车间里同事之间的欢声笑语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吃饭、休息、看电视。老张经常一边哀叹自已老了不中用了,一边看着从医院买回来的一堆药发呆,似乎哪一种药都治不了他的心病。

生活中像老陈、老张这样的老年人很多,他们失去了工作时的行为准则,又不知如何建立新的行为准则,以适应新的生活状态,这在心理学上称为“角色失范”。处在“角色失范”的状态,人会觉得很茫然,没有方向感,就好象一条决堤的河,在漫无方向的流淌中逐渐消逝。老陈、老张就是这样让自已的精力和活力逐渐流失,渐渐地失去了躯体和精神健康,最终染上了退休综合症。

专家指出:退休综合症的病因主要是:1.突然失去上班时的紧张,生活模式改变,心理上不适应会使退休生活失去规律性,产生失落、空虚、自卑等心理变化;2.缺乏处理家庭和个人生活的能力,空闲时间不知如何安排。如果家庭照顾不周或者慢性疾病缠身、行动不便,则会加重这种心理障碍;3.退休后体力和脑力活动减少,社交活动减少,生活单调,容易产生心理老化的感受,并加速生理衰老进程;4.老伴儿身体不好或去世、家庭纠纷、生活不安定等会加重心理障碍。

疑病心理,“没病找病”也是病

46岁的女士自幼体质较差,长期以来养成了爱看医学书藉和爱吃药进补的习惯。她以前曾经得过并不严重的胃病,两年前,一位与她接触较多的同事因患胃癌不幸病故,这使刘女土对自已的胃病产生了恐慌和怀疑,她总担心自已的病可能会转为胃癌,精神上常常感到不安和紧张。不久,她自觉食欲不振、胃部有明显的烧灼感,就更怀疑自已得了胃癌,于是更加紧张和恐惧。她去医院看病,经钡餐造影和胃镜检查后,被诊断为“胃窦炎”。医生告诉她不是胃癌,并且给她做了必要的解释。

从医院回来后,女士仍疑虑重重。其后,她走遍了全市的各大医院,要求做彻底检查,还对照自己的症状,反复查找医学书籍。尽管每次医生都告诉她不是胃癌,但仍改变不了她的“自我诊断”。她一会儿怀疑是医生误诊,一会儿担心是医疗器械没能检查出她的“病”。整天生活在“胃癌”的阴影下,既不能安心上班,也无法过正常的日子。虽然有时医生的话能让刘女士得到暂时的安心,但这并不能彻底卸下她心里负担……

性格内向的赵老伯,退休后仍然延续以往的生活习惯,不与外人交往,也不看电视。渐渐地,他感到双腿无力,自认为患了重病,从此疑虑重重,萎靡不振。尽管经医生一再检查,没有发现问题,但他仍坚持要求住院治疗。住院期间,为了证明自己患有重病,赵老伯坚持一年不回家,甚至不下楼。如果医生跟他说,“你还那样,没有什么变化”,赵老伯就认为是充分理解他;若是动员他下床活动或回家看看,赵老伯马上就会出现站立不稳或一站起来就跌倒的情况,让医生哭笑不得。

在医院,赵老伯认为自己“重病在身”,要别人给他喂饭、穿衣、扶上床。有人来看他,赵老伯就点头示意,但拒绝坐起来,甚至睡的摇床也不愿让人摇高。赵老伯就这样在别人的全力呵护下生活着。

心理学家认为,这是老年人典型的“疑病心理”,是老人在特定生活环境中过分关注自身健康导致的对健康的怀疑和否定心理。“疑病心理”常常伴随着“病房焦虑症”和“死亡恐惧症”。前者是指生病中的老人常有的一些反常心理和行为,如内疚自责或者消极悲观,无端怀疑家人的善意和医生的诊断,甚至拒绝治疗;有绝望和厌世的表现。后者指的是对人类正常的生老病死现象没有正确的认识,身边的老朋友去世了,他们会“兔死狐悲”地产生末日来临的恐慌。

中老年人所疑疾病主要集中在三类:第一类是心血管系统疾病,较常见的症状有心悸、胸痛、呼吸困难、对血压的担忧等;第二类是胃肠道症状,如恶心、吞咽困难、反酸、口腔异味、腹部胀气和腹痛等;第三类是泌尿生殖系统疾病,对排尿功能的担忧比较多见。但必须强调,疑病症患者有时可能会伴发真正的躯体疾病症状。如果患者有新的症状出现,应彻底检查,以防延误。

“补偿心理”能补来你的快乐吗

女士今年62岁,尽管儿子、儿媳很孝顺,每个星期都给老人钱,但老人仍然嫌给得太少,经常向他们索取自己并不需要的钱物。她的理由是:“我为你们操劳了一辈子,也该你们为我补偿补偿了。”不仅如此,女士还把补偿的对象对准了自己多年患难与共的老伴儿:“我为你操持了一辈子了,你也该为我服服务了……”自从儿子结了婚,她就不愿意再做一点家务,还经常说怪话,不知不觉,与儿子和老伴儿的关系都很紧张。

有的老年人退休以后不愿为年轻一代再付出任何东西,付出在别人身上总是觉得冤。有的老年人嫉妒其他老年人的收入高、地位高、住房好,就千方百计、不惜违法犯罪也要让自己得到“平衡”,陷入了一个相对“自私自利”的怪圈。这样的老年人,年轻时大多有着坎坷的经历或者不幸,又缺乏健康的心理调适,当老年后具备能选择自己命运的条件时,又常会被不健康的补偿心理所左右。

专家指出,这种不良心态会给老年人带来相当大的心理压力。一是补偿未实现,极容易产生焦灼心理,这是对健康极为不利的情绪;另一方面,如果补偿心理强得过了头,还会导致老年人犯罪。

心理学家认为,调适补偿心理的方法就是要正视社会的发展,在社会发展的过程中每人都有遗憾的地方,补偿是补不过来的。与补偿心理衍生的往往是嫉妒心理和报复心理。所有染上这种心理顽疾的人身上往往有深深的社会和时代的印痕,不论向他人索取了多少,他们都不会有快乐,因为他们的心理永远不会平衡。

“强化自尊”,挽回不了失落的

权力尊严

蒋老伯近来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他实在弄不明白,在单位里做了一辈子领导,退休后,在家居然没人听他的。是家人轻视他吗?不是。他的家人也是一肚子的怨气,说蒋老伯常无意识地流露出以前“当官”的口气,摆出“当官”的行为举止,动不动颐气指使,时不时指手画脚,好像家人是他以前的下属一样。碰到同样退休的邻里,蒋老伯也总是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结果遭致家人不满,邻居关系冷淡。

老刘原来是个军人,正营级。后来转业当了一家千号人企业的领导,风光了一辈子。后来,离休了。从原来家中门庭若市,到如今门前车马稀。他顿生一种难言的孤独感。离开工作岗位以后总觉得自己受人尊敬的景象没有了,心里很失落。后来他养了七八只狼狗,每天他把那套旧军装穿上,穿上皮靴,扎上皮带,颐指气使地向狗群训话,或者煞有介事地发号施令,只有这样他才觉得精神好一点,心里舒坦。最了解他的妻子有一次和他开了个玩笑:“刘总,我想买一瓶酱油,请您给批个条、签个字……”

老年心理专家说,每个人都需要自尊,老年人有时对自尊则格外敏感,尤其是许多人离休、退休后失去了往日的权力以及人们对他们的惶恐和平时被夸大了的尊重,而这些正是他们多年来早已经习惯、早已经离不开了的。社会学者称这种不平衡的心理,为一种盲目的“强化自尊”。

“强化自尊”的背后实际上是一种极端自卑的心理。这些人原来身处领导职位或者一个团体内部的核心地位,一旦这种位置感不复存在,他们便成了“失落的一代”。他们并没有为这种失落作过任何心理准备,所以常常感到自己的自尊被伤害甚至剥夺了。

一位退休的老将军曾说过一番很实在的话:退休了,就要真正从原来的位置降下来,要和普通人一样。过去,人们找你谈话、汇报,是冲着你的职务,不是冲着你这个人。现在,你不在岗位上,如果看问题、办事情还是走以往的“领导路线”,人际关系就会变得紧张,自己心理也会感到不舒畅。只有融入到老百姓的行列,才能享受到普通人的快乐。

从“干部到平民”的变化,容易引发“强化自尊”的言行,老年人之间不自觉地对社会地位、经济收入等生活参数的比较,也容易使老年人自尊心膨胀。换句话说,强化自尊不是贵族病,是谁都可以“感染”的。

抑郁心理,生命中的头号杀手

65岁的女士经济条件较好,孩子也都长大成人,对女士的再婚也很理解。但是新老伴儿的儿女却不容她。总怀疑她和他们的父亲再婚是图他们的房子和财产,每次见了她都像见了敌人似的,无论她怎样努力和解释都没有用。耳边的冷言冷语她可以不在乎,但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后来她的再婚丈夫也不信任她,竟然提出离婚。女士陷入了深深的抑郁之中,不愿与人交谈,不信任任何人,甚至失去了生活的信心。最后她选择了自杀,一个原本追求幸福的生命消失了。

女士已经79岁高龄了,儿女为了收寿礼,按照“做9不做10”的习惯为她办大寿。而女士却高兴不起来。她现在百病缠身,从头到脚没有几个零件是好的,不仅痛苦而且寂寞。她每天吃一大把安眠药仍然无法好好睡觉。遇到阴雨天,浑身上下疼,吃止痛片都没有用。有人说,她不知福,看病国家报销,生活有儿女请的小保姆照顾,多好啊。可女士说,几年来我天天在孤独中忍受病痛的煎熬,连家门都没出去过,哪有好可言?几天后的一个寂寞的雨夜,女士也选择了自杀。

专家指出,抑郁症已经成了老年人心理健康的头号杀手。在心理疾患的种种表现中,抑郁是老年人中最普遍的一种。同时,由于抑郁症的隐蔽性强,发现老年人患有抑郁症并得到治疗的仅占极小一部分。近年来由抑郁症造成的自杀行为正显著增加,形成抑郁症的原因也是多样的。

首先,近20年是我国经济发展最快的20年,也是社会形态、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变化最大的20年,当代老人难免会“跟不上形势”。当社会缺乏有效手段帮助老年人跟上社会发展时,老年人与现代社会的距离被无情拉大。这直接导致许多老年人的生活和心理进入“自闭状态”。自闭心理是老年人的一种被动保护心理,它阻挡外界的纷扰对老年人所熟悉的生活的影响,表面上看为老年人提供了一个安静的世界,实际上也阻挡了新信息、新知识对老年人的带动作用,使老年人停滞不前,与社会的发展割裂开来。

其次,是许多老年人在经济上很难独立,同时老年人一般都有疾病缠身,使得老年人常常在关注自身健康问题时又不得不看晚辈的脸色,自卑和忧虑情绪占据了他们的闲暇时间。

另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原因就是老年人常产生被遗弃或厌世感,他们比较敏感,因此晚辈人不经意的一句轻视老年人的话,就会让他们沉默着走进抑郁。

由此可见,老年人不仅需要年轻一代经济上和体力上的帮助,同时也需要年轻一代的情感关怀和心理支援。

当代老年人需要心理支援,

建议增加老年心理咨询机构  

当代人比较重视老年人的躯体健康,但老年心理咨询治疗机构却很少,远远满足不了现代老年人的需求。专家认为21世纪的健康问题更多地表现在人们的心理健康方面。从我国目前情况看,心理疾患正处于上升趋势,但令人担忧的是我们对此缺乏积极的指导和有效的治疗。

提醒老年患者,

看看心理医生又何妨 

人生道路上的沟沟坎坎往往让人缺少心理准备,如果调适不好情绪基调,就会成为心理疾患。老年人如果发现自己有长期的心理问题,如适应社会不良带来的长期不快和忧虑,或者发现自己难以调整负性情绪,就应该主动找心理医生咨询或治疗。对此,老年人不必有心理负担,去看心理医生并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在所有老年人心理出现紧张和障碍的萌芽期进行心理调适,是预防、避免诱发精神疾病的有效手段。

新世纪呼唤建立退前教育

21世纪的竞争会更激烈,生活节奏加快,收入差距拉大等,老年人的心理会出现不平衡。如果不能像医学专家和心理学家所说的那样,准备好预防措施,妥善解决这种心理失衡,老年抑郁症和其它精神障碍将会大大增加。上述心理矛盾、社会矛盾包括代际矛盾,都会在社会转型期爆发出来。目前,我国还没有出现正式的“退前教育”。而当代老人的多种心理疾患都是不适应退休后生活变化产生的。通过完善的“退前教育”,让更多的老年人走进“退前教育”课堂,加强老年期心理教育,建立积极健康正确的晚年生活方式,老年人一定能够找到积极的第二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