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文章

中年滋味

[日期:2006-02-13] 来源:现代养生读者投稿  作者:孙书静 [字体: ]


    人到中年那种特别的感受值得回味,就如诗人描述的那样,“中年自有中年的独特滋味”。
    人到中年大都有所成就,也大都曾经历过沉重的碰壁。一只只理想的五彩泡被自己的脚尖轻易地踢破,越来越深切地感到实现少年壮志的艰难,终于告别了近乎不知天高地厚的许多狂想。尽管如此,中年人却很少沉醉于小有成就的满足之中,更没有老年人功成名就的矜持;自信尚有充裕的时日,足够的精力再创奇迹,怀着满腔激情,艰难地向人生成就的巅峰攀登。
    中年人刚刚开始发福。男性显得肥胖、挺拔,女性显得丰腴、端庄,他们充满生命魅力的身影出现在任何场合都给人们可敬可靠的信赖感。无论在政府机关、厂矿企业或是乡村农家,他们都毋庸置疑地扮演中坚的角色。年轻人毕恭毕敬地称他们为“老某”,尊重他们十几年、二十多年的工作资历;老同志亲昵地改口称他们为“老某”,则饱含着对他们的信赖和期待。
    中年人每天下班回到家便有人迎着叫着他们“爸”或“妈”,紧接着他们又要弯一弯腰再问候他们的“爸”和“妈”。叫他们“爸”或“妈”的少爷小姐们念书要挑重点学校,工作要找轻松舒适岗位,穿衣要挑时髦的,还时不时咀嚼口香糖却不过是叫几声“爸”或“妈”的报酬。被中年人叫着“爸”或“妈”的三天两头要看医生,却辄指责黄豆炒得太硬,瞧见有人低声说话便疑心是议论他们老朽,还要不停地抱怨大白菜涨价怎就没人问……中年人这时唯有耐心洗耳恭听最明智。中年夫妻时常于夜深人静之时悄悄盘算钞票的来龙去脉;孩子的对象还算般配;给老爸治病的医生终于收下“红包”;这次提拔大概又轮不着我……直到沉沉进入梦乡,响亮的鼾声才透露出他们的疲惫不堪。
    中年人时常在对镜理鬓时突然发现第一根白发,仔细瞧瞧,眼尾处已布满了老资格的皱纹,禁不住慨叹一声“时光过得真快啊!”中年人时常会听到熟悉的老领导、老邻居以及亲朋好友逝世的讣闻,每次都会感到身后有不祥的脚步声。特别是偶尔得知某位同龄人不幸长辞人世,便闪动泪光念叨:“英年早逝,可惜呀!”尽管如此,中年人却不会停下来等待什么,总是轻轻地将沉重搁置一边,怀着一腔时不我待的焦急,重又步履匆匆地拉长阳光下的身影。
    中年人常常感到心力交瘁,却从不将这种感觉写到脸上。无论是上一代人还是下一代人,从他们那里得到的永远是让人宽慰的表情。曾有人著文告诫中年人“别活得太累”,中年人读了大多颔首赞同。可目光一转向这世界便立即将这告诫忘个干净。他们理解的轻松是胜任工作和生活中的每一件事,他们理解的“太累”是庸庸碌碌虚度此生无所作为。有人说社会是由老、中、青构成了三角形才这么稳定,其实中年人才是稳定的坚实基础。看着中年人的微笑,人们才对这世界充满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