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文章

各国善待老人有措施

[日期:2013-01-06] 来源:读者投稿  作者:王东梅 [字体: ]

各国善待老人

              有措施

王东梅

 

老人俱乐部

 

土耳其的第一所老年人俱乐部,最近在首都安卡拉诞生,由市长倡办、市政府拨款,主要为丰富老年人的文化生活。老人俱乐部内有会客厅、阅览室、劳作室,可以看书报、绘画、绣花,老人们在此聚集聊天、煮茶、娱乐,感到精神愉快。这个俱乐部不收一分钱,工作人员由退休人员自愿担任。

老人公园

 

日本是当今世界的长寿国家之一,老人越来越多,但相对来说老人活动场所却越来越缺少。于是,日本建设省新建和改建了一批公园,利用人数越来越少的儿童公园变为老人公园。

老人电话

 

德国有个“电话道德帮助福音协会”,这个组织设在斯图加特,德国各地的老人只要拨通需要的电话号码,就可以尽情诉说自己的不幸和担心,而接话人也会为你解说和安慰,并热情周道地为你想办法解决。

老人院

 

日本厚生省社会保险厅在全国建立了10个“老人院”,每座建筑面积9000平方米,容纳150人,单身老人和老年夫妇各占一半。公用设施有会客室、茶馆、游泳池和娱乐室。居住对象为65岁以上的老人,经费由国家拨款和入院人员支付。老人院与附近医院建立了合作关系,老人有病可随时治疗。目前,日本各地有收费的地方养老院226所,每对夫妇每月需交费高达21万日元,因此许多人都支付不起。现在由国家兴建老人院,收费低廉,所以大受欢迎。

退休专家服务公司

 

设在波恩的社会公益团体“退休专家服务公司”,成立于1983年,其宗旨是为第三世界国家提供退休专业技术人员的经验。现在,除总部外,已有几个城市设立了分公司。该公司为企业提供服务的期限长达6个月,短的仅有几天,企业为此要付出4500~7500马克的费用,这笔钱主要用于经营管理费的支出,而专家本人的劳动则是义务的,不要任何报酬。

老人知识交易所

 

为了充分利用老人的知识和经验,德国老人英格堡·泽尔特在柏林开创了一个“知识交易所”,专请退休老年知识分子为社会提供知识服务,不收费用。许多求知者、特别是准备报考大学的青年都来这里求教,“交易所”开办才9个月,已有一千多人登门请教,六百多人通过电话咨询,并有五百多人建立固定的联系,这个知识交易所为社会文化知识的传播和交流作出了贡献,因而深受人们的称赞。

老人临终关怀协会

 

这是由美国医务人员、家属和其他社会人士自愿参加,无偿为老年病人提供服务的组织。目前,美国各地已有一千七百多个这样的协会。当危重的老年病人需要特别护理时,可以得到这个组织成员的精心照护,使他们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也能体会到人间互助友爱的温暖。这类“关怀院”收费标准低于一般医院的20%,不足部分靠社会捐资,工作人员是利用业余时间来到“老年关怀院”,或病人家中提供服务的。

不设防的“老人监狱”

 

住在德国辛根市监狱内的囚犯,都把这个高度不设防的监狱当他们的另一个家。这里囚犯没有一个在50岁以下,因为这是一所专门监禁高龄囚犯的牢狱。要进这所监牢,条件还挺苛刻,囚犯必须是50岁以上,要能交际,还是没有多大危险性。最后一条,则是不收刑期少于15个月的犯人。尽管监狱长比克竭力否认这是一所“退休人士的疗养所”,但是,极目所见,这里有键身房,绿草如茵的草坪,还有一个大鱼池,只是看到高耸的岗楼,刺射的铁丝网和电子监视装置才意识到这里是监狱。

还要在这所监狱服刑8年,从前是开长途货车的威尔海姆说,这里连门也不会锁上,事实上,和其他囚犯一样,威尔海姆还拥有自己囚房的那把钥匙。他的囚房是一个7平方米的屋子,室内摆着盆栽和他家人的照片。虽然威尔海姆还要自己洗衣熨衣,但是他每个月可以有4个钟头的假期去会老婆。和其他犯人一样,他一年有20天假期。如果他想去外边游泳,两个便衣狱卒便会一前一后地把他送出去又接回来。统管辛根“高龄监狱”的兰哈克说:“我们的目标是为囚犯提供一个更人道的监禁条件,以他们的年纪,不大可能在其他一般监狱顶下来。”驻在该所监狱的社会工作者说,囚犯工作到4点之后,就可以“随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每个月还有一次由他带囚犯出外泡酒吧,这项行动的名称叫“社会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