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文章

小城有茶宴

[日期:2012-10-20] 来源:读者投稿  作者:蓝 梦 [字体: ]

 小城有茶宴

 

                      ■ 蓝 梦

 

   近几年来,开始与居住在小城的文人逸士交流,茶叶作为媒介,茶楼作为平台,使我结识了很多优秀的人士。这些朋友崇尚简约,常常是以茶代酒、以茶代饭宴请宾朋,我尤喜这种君子之交的方式。偷得浮生半日闲,以茶会友吃茶去,心清品茶,意适言趣,享受着佳茗润心,还有雅趣的培育、心灵的共鸣、人格的提升,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古人喝茶有着很多的经验和心得,所谓“一人得神、二人得趣、三人得味”,喝茶数载,才略知妙处。平日里若得闲空,邀上三五好友,共赴茶宴,品茶论道,解惑叙谊,谈古说今,雅俗共赏,好个不亦乐乎。茶是饮中君子,清心提神,人是俗间雅士,言趣广闻,茶宴散去,慢慢回味,茶香妙语,荡然于胸。

喝茶场地很重要,营业性的茶楼固然讲究,我的朋友层中多是平民白领,由于计时计费反倒失去闲适与安然。有一次出差去外地,朋友请我去茶馆喝茶,我的脑子中充满了钟摆嘀嗒的计时声,以至于慌张地倾覆了茶碗,哪里顾得了茶中滋味?这样的营业场所,只去过那唯一的一次,从此与之绝缘。

朋友圈中多有爱茶之人,自然盛行尚茶之风,喝茶聊天,言情益智,少不了摆下茶宴。既然是茶宴,那首先是茶多,自己独处时我只泡普洱,茶宴上铁观音、龙井、大红袍、金骏梅、坦洋工夫、冻顶乌龙、凤凰单从、太平猴魁等等各色各味的茶几乎都喝过;其次是人不能太少,三五人适宜,人少了过于冷清,也浪费茶叶,人太多了又嫌吵闹,反而失去了喝茶的雅致;再者是喝茶人的品位,志同道合者坐片刻不分你我,话不投机的吃两盏各奔东西,留下来常常聚会的多是爱好文学的慕诗客、参禅唱咒的爱僧人、挥毫泼墨的书画家。

我参与的小城里的茶宴只有三个去处:清荷园,易香然,清心茶屋。

清荷园和易香然都是张松居士的茶店,虽然是收费的茶座,对我们这些朋友始终是敞开了免费的大门。但凡进了好茶,亦或是数日没有造访,他的电话就会打来,招呼大家同去,而那些上好的各色茶种,定会备好摆上了茶宴,若要得闲,他也必会亲自奉陪,烧水、洗茶、冲泡、分杯、品尝、闻香、回味,各个环节有条不紊,在气定神闲中娓娓道出很多人生哲理。若要有缘,还能有幸得到他这位易学大师解疑去惑指点迷津,免费听一堂大学客座教授的易经课,不得不说是意外收获了。很多时候我常常想,俗人之中唯有布施是最难突破的,张松居士一定是菩萨的化身或者是受了点化,用茶及茶文化把禅与茶水乳交融,耳濡目染中暗度我等俗人凡胎,在渐行渐进中领会禅意。而品茶是参禅的前奏,是通向彼岸的舟楫。在一路茶香中渐悟是品茗的目的,触摸到般若花是必然的因果。

曹俊英是小城享有赞誉的教师和作家,也是联系小城文人雅士的纽带。她家客厅摆放了古木茶台,被喻为“清心茶屋”,字画、书香、茗茶是室内三宝,几乎没有人在她的茶室吸烟,尽管从没立什么规矩,大家很珍惜这一洁净的灵魂栖息地。很多人在她的“清心茶屋”得到心灵的滋养和人格的升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使人萌生善念。她犹如明月一样宁静和温润,又似泉水般清纯和灵动,对人至善至诚至真。清心茶屋永远对爱茶的人敞开,只要有崇尚善美的真诚,你就能成为小屋的客人。教书育人,茶文会友,相夫教子,看似一个女人的平凡生活,却在平淡之中活出了一个极品女人的滋味。老师的茶宴和茶点往往很丰盛,烧水点茶时于无声处用净、清、和、怡的茶道根本浸润着喝茶人,把茶文化与儒释道融为一体,传递着本分事平常心的生活理念。在清心茶屋喝茶如沐甘霖,能够放下世俗的烦恼,坐忘功利之心,再拘谨的人也会陡增旷达与洒脱。

参加茶宴真是一大幸事,有香茗润身心,有文化养精神,干脆放下身边事手中活儿,高高兴兴吃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