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文章

老公表针老婆摆

[日期:2012-07-19] 来源:作者投稿  作者:傅秀宏 [字体: ]

  老公表针

         老婆

 

傅秀宏

 

  男人多目的性极强,他们喜欢定时定点。当他去干他想做的事情,一般是朝着那个方向走并急着赶路,不会“弯来弯去”地瞎逛。也许,这中间有些富余时间,但他们多是直奔目的地。他们不会对每分每秒而斤斤计较,并且他们把时间计划得井井有条。一位妻子对丈夫说:“你的目的性太强,干什么就是干什么,我喜欢看看这儿、看看那儿,衣饰店、水果摊都在我眼里充满诱惑,如果出来,我一定会让这一路都充满情趣。”但她又说:“如果没有你陪我,我一路的情趣又丢失了一半。”

一个男人,常常对老婆的漫无目的没有办法。那晚,我对老婆说:“你去买些大蒜回来,我新学来一个贵州小吃的做法,为你练练手艺。”她跑去附近的超市买蒜,路上却被服饰店拐住了神经,看来看去,1个半小时后她才到超市,却买来一把新的遮阳伞回家,哇,忘了买蒜。等来等去,贵州小吃没吃成,却生了一肚子气。

不过,男人的有板有眼,也时常让妻子透不过气来。比如,上午11时,有一对夫妻准备上街,丈夫怕遗落下什么,把计划写在纸上:打的去吃肯德基,再去展览馆,看电影、买书、买盐和调料,写完揣进兜里。可妻子却抗议:“你就非得把每一分钟都计划进去吗?”丈夫不停地看表,妻子却说:“别急,我马上就好。”看电影时,丈夫买好票,说想买点爆米花,然后去一趟洗手间,进场找一个好一点的位置。可妻子不干,不断地说服他,还有不少时间,可以去影院旁边的宠物商店买一只她喜爱的小猫咪。丈夫说:“我们干嘛来了?是为与猫共赏电影来了?”但丈夫拗不过妻子,只好迟到10分钟。

我老婆说:“你好像一座勤勤恳恳的钟,按时按点,你别总是计划时间,要它来催促,它有时是一种存在,有时什么也不是。比如,我们随便走,感到饿了,我们知道中午到了。体会那种感觉,就好。”

女性大多把时间当作自己的消费品,痴迷地、忘情地环顾、游览街上的处处“风光”,“目露惊喜上眉梢”。女性往往很难把游荡的快乐和时间分离,男人对于她们面对时间的“从容破坏”,却时常表现出伤口撕裂般的痛苦。 多数女性对随意消耗时间有好感,但男人在一次次的“谦让”、“煎熬”面前,渐渐失去了与女人并肩同行的向心力,结果是各干各事,爽净无忧。比如,妻子上街,丈夫受累,其实苦力并不多,多的是累心。最后,女人要上街,男人就开溜。

老公表针老婆摆,这个钟摆虽然淘气,但还是有一定规则的。倘若男人、女人对运用时间上的心理差异有所了解,并对自己“散漫随意”和“奉时为令”各有克制,或许男人女人会更多地走在一起,有快乐也有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