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文章

秋风送爽好登高

[日期:2011-09-22] 来源:读者投稿  作者:缪士毅 [字体: ]

秋风送爽好登高

 

缪士毅

 

“九日天气睛,登高无秋云”。时入秋天,天高云淡,秋风送爽,又是登高强体的好时节。在人们追求健康的时代,登高强体已成为一项充满健康活力的生活旋律。

秋来登高,古已有之,尤其是重阳节前后。西汉《长安志》载:汉代京城长安近郊有一方高台,每年九九重阳,人们争相登高游玩赏景。据《晋书·孟君传》,东晋时,荆州刺史、征西大将军恒温,在重阳节率幕僚到荆州龙山登高,一阵山风刮起,吹落了参军孟嘉的帽子,他却浑然不知。恒温觉得好笑,暗地里嘱咐左右,且不要告诉孟嘉,并命文学家孙盛趁孟嘉上厕所的时候,把帽子拿到孟嘉的座位上,并写一篇文赋来调侃他。孟嘉看后,以优美的文章回敬。从此,孟嘉的落帽处,被称为“落帽台”,成为历代重阳登高的胜地。晋末诗人谢灵运为了登高,还专门制作了一种登山的木屐,前后装有铁齿,人称“谢公屐”。秋天,尤其是重阳登高之风在唐代尤为盛行。在唐诗中,描写重阳登高的诗篇就占有相当比重。宋、明以来,重阳登高仍经久不衰,情趣盎然。

秋高气爽,登高环顾,心旷神怡,自古为文人雅士所喜爱。唐代李白在58岁那年的重阳节,还登上了巫山,并写下了“飞步凌绝顶,极目无纤烟”的诗句。杜甫晚年疾病缠身,但登高的兴致依旧,正如他在《九月》诗中写道:“重阳独酌杯中酒,抱病起登江上台。”唐代刘长卿的“九日登高望,苍苍远树低,人烟湖草里,山翠县楼西”将登高一览美好山川的情景描绘得惟妙惟肖。刘禹锡的《九日登高》诗:“世路山河险,君门烟雾深。年年上高处,未省不伤心。”诗人以登高为题,寄情于节俗活动。边塞诗人岑参在戎马倥偬中,仍不忘登高,他在《行军九日思长安故园》写道:“强欲登高去,无人送酒来。遥怜故园菊,应傍战场开。”

登高,最主要的活动内容是登山。老一辈革命家亦喜欢登山健身,徐特立老人曾说:“爬山有上有下,有攀有登,练的劲更全面。”毛泽东尽管日理万机,但也不忘登山,他曾多次登上杭州的北高峰,在《看山》一诗中写道:“三上北高峰,杭州一望空。飞凤亭边树,桃花岭上风。”朱德曾3次登上杭州的南高峰,曾在一首诗中写道:“登上南高峰,钱塘在眼中;回首西湖望,江山锦绣同。”1963年,朱德同徐特立老人一起健步登上广西桂林叠彩山的明月峰,并作诗唱和。朱德的诗是:“徐老老英雄,同上明月峰。登高不用杖,脱帽喜东风。”徐特立应声唱和:“朱总更英雄,同行先登峰。拿云亭上望,漓水来春风。”1979年,已是75岁高龄的邓小平徒步登上了黄山,在登山途中还向大家传授了两条登山经验:一是把裤脚卷到膝盖上面;二是走起来步子不要太快。

秋来登高,身临高处,可尽情观赏山川风光。登泰山,可领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情趣;登黄山,可尽享“奇松、怪石、云海、温泉”之妙;登雁荡山,奇峰、怪石、飞瀑、深谷、幽洞令人流连忘返;登嵩山远眺,群峰参差纵横,河川之胜尽收眼底;登峨眉山观赏云海和日出,极富奇趣;登庐山,可体味“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意境。此外,山西恒山、陕西华山、福建天姥山等名山也是登高赏景的好去处。如果不去登名山,则到环境适宜的周边登山,也不失一项好的选择。

秋来登高,既是一种美的享受,又可开阔心胸,消除疲劳。同时,登山都在大自然中进行,空气清新,“空气中维生素”——负离子含量高,置身期间,怡情养性,自然有益健康。研究表明,登高可以增强体质,提高肌肉的耐久力和神经系统的灵敏性。在登高过程中,心跳和血液循环加快,肺活量明显增加,体内各器官功能得到较好的锻炼,有助于防病治病。正如东汉医学家华佗所说:“一日动则一日安,一生动则一生壮,血脉流通,病不得生,譬如户枢,终不朽也。”秋日登高,能大大增强肌体适应多变气候的能力,增强体质,同时还能愉悦精神,疏解心理压力,促进身心健康。

天凉好个秋,宜人的秋季是登高健身的黄金季节。此时,偕二三知己走进大自然登高健身,玩赏秋色,也是人生一乐。